目前位置: 首頁 》 旅遊休閒

世界五大之一!西門町塗鴉 外國媒體青睞

發佈日期
主題

2017-07-06 15:26聯合晚報 周志豪、郭品嫻、孫珮齡/製作

西門町的大型塗鴉創作。 記者林伯東/攝影
西門町的大型塗鴉創作。 記者林伯東/攝影

 

 

 

 

台北市西門町近年引進塗鴉客創作,讓城市街景呈現不同風貌。在電影公園旁的戲院外牆,有一面全台最大的塗鴉牆,近日正在更新創作,要繪製一幅集合台北意象與時下青年流行元素的「這由我來」創作,7月22日將揭幕。

 

檢舉塗鴉亂象 曾經鬧到全民皆兵

 

 

新北市6月底祭出提高檢舉獎金,希望遏止街道塗鴉亂象。一河之隔的北市街頭,過去也曾出現遍地烽火的塗鴉亂象,近年來卻日漸平息,除「全民皆兵」的檢舉制度奏效外,塗鴉界的自主地下管理更是關鍵。

 

 

不是每個塗鴉人都想違法,只是需要一片牆創作。 記者余承翰/攝影
不是每個塗鴉人都想違法,只是需要一片牆創作。 記者余承翰/攝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塗鴉人會認塗鴉人 「這是我們的管理」

 

 

「溝通很重要」,台北藝青會副理事長鄭子靖表示,不是每個塗鴉人都想違法,只是需要一片牆創作,只要可能被塗鴉創作地點,貼上藝青會公告,或塗鴉客簽名貼紙,「塗鴉人會認塗鴉人」,也會尊重彼此,「這是我們的管理」。

 

 

塗鴉 源於美國的一位郵差

 

 

鄭子靖說,塗鴉源於美國的一位郵差,當時只是想讓收信人知道「送信人是誰」,才開始在信箱簽名,概念上「只是想被看到」;之後,美國黑幫開始跟進效尤,塗鴉才成反體制藝術,有本事在愈危險的地方畫愈多,就代表他是「城市的王」。

 

 

西門町店家只要貼上如藝青會拍攝須知等公告,就可免於被隨意塗鴉困擾。 記者周志豪/...
西門町店家只要貼上如藝青會拍攝須知等公告,就可免於被隨意塗鴉困擾。 記者周志豪/攝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刷成白色或藍色的電箱 「就像是畫布」

 

 

鄭子靖說,塗鴉客創作既然是想讓外界知道「他是誰」,主觀上一定會選擇像馬路邊等醒目區域;像近日全面刷成白色或藍色的電箱,對塗鴉客而言就像是畫布。

 

也因塗鴉普及源於地下社會,自然也形成一套創作倫理,從Piece(含背景構圖的完整作品)、一般圖像文字、泡泡字簽名、一般簽名等作品難易階級,在一面牆上,高階作品可蓋掉低階作品,特定塗鴉人的創作位置,其他塗鴉人會尊重。

 

 

藝青會正於西門町再更新創作全台最大的塗鴉「這由我來」,引起民眾圍觀。 記者周志豪...
藝青會正於西門町再更新創作全台最大的塗鴉「這由我來」,引起民眾圍觀。 記者周志豪/攝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邱毅被扯假髮畫面 曾是熱門創作

 

 

但為遏制街頭塗鴉亂象,2005年台北市政府從美堤河濱公園開始,陸續在全市開放十處河濱與社區公園合法塗鴉,盼讓塗鴉客「集中」創作,但管理上卻破壞塗鴉界潛規則,反讓塗鴉客不滿,引爆遍地烽火的塗鴉亂象,除店家鐵捲門,馬路也成畫布。

 

2009年塗鴉客甚至以前立委邱毅被扯去假髮的畫面,四處創作「秋意甚濃」塗鴉,讓北市府決定祭出高額檢舉方式,才壓下亂象,但塗鴉客仍蠢蠢欲動,直到藝青會成立,讓西門町幾成塗鴉專區,多數塗鴉客找到創作牆,問題才逐漸平息。

 

 

縮時攝影/全台最大的塗鴉牆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台最大塗鴉牆 作品高達八層樓

 

 

在電影公園旁的戲院外牆,這面全台最大的塗鴉牆,正在領銜操刀創作的鄭子靖表示,這面牆高40公尺,寬23.8公尺,作品高達八層樓;創作中兼容台北市西區的西門紅樓、東區的信義商圈街景,還有剛落幕的美國職籃總冠軍賽中知名球員大頭圖像,內容豐富多元,也凸顯青年特質。

 

 

西門町引入塗鴉後,街景已經全然不同,甚至形成塗鴉街特區。 記者周志豪/攝影
西門町引入塗鴉後,街景已經全然不同,甚至形成塗鴉街特區。 記者周志豪/攝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西門町 成塗鴉造景的特色專區

 

 

該面全台最大的塗鴉牆,2014年間首度被創作,當時由六位塗鴉師傅集體創作,經三年策畫,用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以「青春陣頭」為主題的創作,凸顯西門精神,從此也確立西門町電影街致電影公園段,成塗鴉造景的特色專區,為西門町注入新生命力。

 

也因電影公園周邊到處塗鴉創作,近年經常出現西方遊客駐足留影,在全球興起一股塗鴉藝術風潮下,台北市因擁有西門町塗鴉,被國外媒體選為「世界五大街頭藝術城市」。

 

 

塗鴉師傅站在多層樓高的鷹架上噴漆。記者余承翰/攝影 註:為配合照片拍攝,塗鴉者暫...
塗鴉師傅站在多層樓高的鷹架上噴漆。記者余承翰/攝影 註:為配合照片拍攝,塗鴉者暫無戴安全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引入塗鴉的青年被迫離開 「有道理嗎?」

 

 

但是,西門町引進塗鴉等反體制藝術與表演後,包含電影公園周邊過去遊民、中輟生、吸毒嗑群聚現象逐漸消失,周邊也逐漸發展。但亂象解決後,地方反而又要這群引入塗鴉、街舞的青年離開,讓鄭子靖無奈地說,「這樣有道理嗎?」

Top